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地一卷 > 第一百六十四回:景相解枷锁,子煜知过往

第一百六十四回:景相解枷锁,子煜知过往

目录

    却说弈玄回屋坐定,思前想后,总有股郁郁之气凝结心头。

    他是闻香似无味,饮茶淡如水。

    便是莲子来请用饭,他也摇头摆手,只躺在床上叹气。

    明初心听他叹气,问道:“先生,可有什么不曾想到?”

    弈玄道:“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便想的面面俱到,要出意外总会出。”

    把明初心打发出去,左思右想,总有股烦躁之意盘桓不去。

    塔读@说—*.—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弈玄不理,还问:“你可怕死么?”

    答道:“师父常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灭的”,可见死是避不掉的。既总会来,何必怕?”

    弈玄又问:“既不怕死,可是想活?”

    答道:“自是想的。”

    “怎的活?”

    景相沉默,答不出来。

    见状,弈玄挥手让他出去,又卧倒在床,半睁一双眼,似在出神。

    至入夜,弈玄忽得起身。

    此时院中几人还未睡下,听得弈玄房里响动,一个个都屏息凝神,不敢出声。

    弈玄着实烦恼,无处发泄。就又把那棒子拎手里,在院子乱走。

    原文&a;来~自于塔读小~说app,&a;~更多.免费*好书请下载塔~读-app。

    他走到娇娘门前。娇娘知他在门外,又听得那棒子擦地声,忙把被子裹严,唤了一声:“师父,我正洗澡哩。”

    弈玄就走,到了莲子门前。莲子正看书,听他来,忙吹灯上床,也把被子裹严,却是不敢说话,只管瑟瑟发抖。

    弈玄无奈,只得又走,到了宾白门前。宾白正炼丹,不想理他,只把那药炉敲一敲,发出声脆响。

    弈玄更气,正要踹门,猛地子煜推开窗,喊了一声:“师父,睡了吧,今天累得很了。”

    他却不想理子煜,反身走得更急。

    子煜心想:“他不睡,却让我们也不得安生了。”,就翻出窗来,随在弈玄身后。

    弈玄见他一直跟,有些着恼:“莫理我,我总有这么几天的。”

    子煜就绞尽脑汁,问了一句:“师父在为师兄烦扰?”

    问中心事,弈玄就丢开棒子,对子煜道:“是哩。”

    “可是师兄不成器?”

    首发&a;:塔>-读

    “胡说。景相比你,却要省心百倍。”

    子煜呵呵笑起来:“既然如此,师父烦扰怎的?”

    弈玄只得说了:“我在自省哩。”

    子煜惯会猜人心思。想了片刻,被他想通,还对弈玄道:“师父啊,想是你把师兄吓得过了。”

    弈玄见他知自己心事,高兴莫名,扯着他坐下,一起看星:“景相从未让我失望,哪怕这次也一样。放他十年外出游历,虽有所成长,却仍一丝不苟,规规矩矩。”,他看着手中那根棒子:“我真希望有朝一日,我再拿这根棒子打他的时候,不是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

    他虽不说,子煜也知。就长叹口气:“师父啊,你偏心哩。”

    弈玄老脸一红,扯住他耳朵:“我是偏心哩!你若先他遇见我,我也偏心哩!”,一时又松了手劲,唉声叹气:“如此,怎么办嘛。”

    子煜虽能猜透心意,却也无计可施,只陪他惆怅。

    见那星光闪烁一下,子煜忍不住道:“不如师父直接去说明吧。”

    弈玄脸苦,不言不语。

    塔读@说—*.—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弈玄也道:“为师常说你是“榆木疙瘩”,可为师知你性格并非如此。都是为师给的压力太大,将你生生逼成如此。”,说到此处,弈玄心中大恸,伤心不已,险些堕下泪来。

    既是说开,他也再不隐瞒:“为师本想此事完结,就将掌门之位传于你。可今日一拿起那棒子,忽得想起你们小时模样。其他几个还好,只有你,活脱脱似变了个人,再不复往日模样。”

    景相恍惚,身躯震动,被触及心中隐秘,那经年的委屈与压抑一起涌上,情难自禁,不由得红了眼眶。

    弈玄一吐心中郁郁,开怀轻松,又笑起来:“我虽不知你外出十年具体如何。可见你与那慕少英相处回忆时,眼中满是向往,就知定是快活无比。此番事了,你还去吧。”

    景相不敢置信:“师父,去哪儿?”

    弈玄道:“去你想去的地方,去做你想做的事。待你有所成长归来之时,再把你那大师兄的架子端起来也不迟。”

    景相大喜过望,眉开眼笑:“多谢师父!”

    弈玄说放他去,却还不放心,一把扯住他问:“说是这般说,你可想好去哪儿了?”

    景相想也不想,立刻答道:“弟子想与花娘一起去天地逛逛,开阔眼界。”

    弈玄听了他这话,猛地心中妒火烧,还把那棒子拿在手里晃:“好得很!就先打五十吧!”

    塔读@

    却说这夜弈玄解了自己心结,开了景相枷锁,正要回屋,却瞟见慕子煜。猛地心头又生忧,面上还布愁,道:“不好不好,为师还有一事烦扰哩!”

    几人正要散去,见他又来,子煜就转身说道:“师父啊,想是徐师姐这几天菜里盐放多了,让你没事你瞎操心哩。”

    徐娇娘大怒,上去一把扯住他:“胡说!我做菜何时放多过盐。想是这几日事多堆积,师父急了。”

    青煊道:“既是盐吃多了,多喝水吧。”

    佳雪道:“水解渴,却胀肚子。喝茶汤吧。”

    那几个这般胡说八道,就齐齐转身要出门去弄茶。

    弈玄哪里不知他们心思,喝了一声:“出了这个门,今夜就不要回房睡。都去我屋里伺候吧。景相捶腿,青煊捏肩,娇娘打扇,佳雪端茶,莲子点香,子煜拢被,宾白守灯。”

    那几个只得又转回身,还去陪弈玄解闷。

    弈玄指定慕子煜,对众人道:“为师在为他烦扰哩!”

    那几个就抱怨起来:“想是他不学好,惹得师父心里烦躁了。就再打他二十,我们回去了吧!”

    原文来自于塔&a;读~&a;

    子煜不理他们,问弈玄:“师父,烦扰什么?”

    弈玄道:“你身世坎坷,经历崎岖,情况复杂。为师岂能不烦?”

    那几个就又埋怨道:“想是他从小乖张,爱撞闲事,惹了许多债了。就再加二十,明天再打吧!”

    子煜还问:“怎么说嘛?”

    弈玄坐定:“你如今到了聚魂,为师当将一切告知于你。”,他又转头对那几个要走的喝一声:“站住!留下一起听!”

    几人就排排坐下,认真倾听。

    弈玄说得清楚,也没铺垫:“慕少英是你弟弟,慕延烁是你舅舅。你爹是暮云国皇帝慕青云,你娘是暮云国皇后慕子瑜。”

    慕子煜发愣,剩下几个出神,似没听清。

    弈玄又说了一遍,发愣的还发愣,出神的还出神。

    他就把手一拍,唤回几人的魂:“想是你们困得很了,这般,就不说了。回去睡吧。”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a;——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那几个如梦初醒,忙扯住弈玄,子煜着急忙慌:“师父啊,既是要说,怎的不说清楚?天还早哩,睡不着。”

    这徒弟几个就又排排坐下,各自端杯清茶,伸长了脖子看,竖尖了耳朵听。

    弈玄就把往事述说:“这事久哩。真个细说起来,还是你姐姐惹的事,把你个孽障魔星送到我这儿来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