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地一卷 > 第十四章 做个买卖

第十四章 做个买卖

目录

    与弈玄简单告别,星主不再停留。

    这具分身仓促幻化,能够给予的力量有限,怕支撑不了太久。

    也更怕引来其他变故。

    寻准了慕子煜身上黯华的气息,距离玄天门足有上万里,横跨了整整一个域。

    再三确认没有人跟踪,他才闪身离开。

    这里距离暗海很近,那边的敌人很容易插进手来。

    黯华是他目前为止锻造的最后一件武器,着实花费一番功夫。

    光是收集材料,便用了一个星海年。

    以沉辉玉为主,混沌陨铁为辅,混合诸多珍贵材料,再加紫薇星火淬炼三个星海年,祭以自身精血锻造成型。

    成型后陆陆续续一系列的细节,又花费三个星海年。

    从收集材料开始算起,到黯华可称灵武为止,换算成天地年,共计一千二百年。

    至于为什么要送给慕子煜。

    原因应该是自家女儿带他来求救时,放在桌上的信物对慕子煜产生了反应吧。

    天灵陨落前给予他的信物——一株永不凋谢的幻紫幽兰草。

    四十多个星海年,他每天都有在浇水施肥,却从未见它开过花。

    然而,在慕子煜到来的当晚,幻紫幽兰便开出了绚烂的花。

    “等我醒来,请你带它的主人来寻我。如果我还能醒来的话。”

    他知道,天灵早已醒来,可她到底身在何方,却始终遍寻不得。

    也许只有他,那个在自己女儿怀里奄奄一息的小家伙才有机会吧。

    再无犹豫,当即便用这兰草为药,结合转星续命之术,将慕子煜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同时,也将他牢牢控制在了手里。

    按照以往的情报来看,这小子不光先天便有缺陷,还没有任何天赋,更没有什么地方值得让人眼前一亮。

    好吃懒做,贪花好色,视财如命。

    简直就是烂泥,根本不想让人去扶墙。

    于是他更好奇了。为何,偏偏是他?

    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原来他也是个勇敢正直,稍微有点聪明的少年。

    虽贪财,却见利不会忘义,虽懒惰,答应的事也从不逃避放弃。

    除了始终改不了好色那一点,一切都还好。

    先天缺陷?没关系,自己可以为他逆天改命,洗骨伐髓。

    没有天赋?没关系,自己可以悉心教导,慢慢。

    只怕他不肯,不愿。

    要让人去做一件事,总得让他心甘情愿才好。

    何况,他想要让慕子煜做的事,不止是找到天灵这一件。

    但,这有一个前提——慕子煜必须和天灵在一起。

    重要的是天灵。

    如果慕子煜以后离开天灵,星主立刻会放弃他。

    经历死亡,经历别离,慕子煜也有了几分觉悟。他终于走上自己预想中的道路。

    当慕子煜开始吸收灵气的那一刻,与天灵的联系便建立起来。

    很微弱,极不易察觉的联系,却无时无刻不在改变慕子煜的未来。

    直到在名为“命运”的“偶然”下,落入深渊,被地下水脉带到了天灵面前。

    很好很好,要找的人找到了,也算是兑现了承诺。

    虽远隔万里,却须臾即至。

    一直到深渊的最深处,那巨大的建筑群之外,星主停下了脚步。

    周围是坚固的空间封印,配合扭曲的折叠空间,在边缘形成了一层乱流,一旦被卷入其中,神念境下再难逃脱。

    这些难不住他,身影一闪,他却发现自己直接来到了深渊的边缘,厚重的石壁上是千百万年来灵气流动后的痕迹。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反复的尝试,可是不管他如何前进,遗迹与他之间的距离永远不变,而一旦等他完全经过了建筑群的范围,它便会消失,出现在身后。

    一直到第六次,在诸多的猜测都被证实失败后,他才意识到,眼前这看似触手可及的景物,压根儿不在他所处的空间中。

    难怪,难怪自己寻找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

    没有清晰的坐标,旁人也许根本无法找到。

    他能清楚看到其中的一切,甚至是慕子煜此刻正与天珏对练的场景。

    却始终无法到达。

    随即,星主的目光落在了慕子煜手中的黯华上。

    还好,与黯华还有些许联系,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便能找到他们真正所在。

    他想了会儿,决定将这里的事先放一边,前往下一处地点,处理另外一件事。

    就在动身的前一刻,流动的灵气突然停滞下来,紧接着,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

    就连空中漂浮的颗粒也仿佛被冻结一般。

    从黑暗中不紧不慢走出几十个人,居高临下,将星主围在中央。

    他们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看身形特征,也是男女老少都有。

    唯一的相同,便是他们都带着形态各异的面具。

    站在这群人之上的,是个带纯白面具的男子。

    面具上除了两条不明所以的纹路,什么都没有。

    他开口,语气平静亲和:“星主大人好慢的速度,我们可是恭候多时了。”

    听声音,他该是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

    “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目光一一从剩余十几人身上略过,都是些熟悉的气息。星主笑道:“不过我们这般熟,我就不说抱歉了。”

    那青年同时也笑道:“我们也不是全为了你。”,又向前星主走了几步,主动拉近了距离。站在他左右之人紧随其后,满身充满了戒备之意,时刻准备出手。

    青年挥挥手,他们立刻毫不迟疑退开了去。

    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星主道:“让我想想,你继承的力量,应该来自曾经的幻邪王——天清儿。对吧?”

    青年呵呵笑起来,并不回答这个问题,转而说道:“看来星主大人虽然找到了天灵大人所在,却也和我们一样靠近不了啊。”

    “嗯,然后呢。你们该不会是等在这儿,专程来看我笑话的吧?”

    睁大眼睛,星主一脸的不可置信。

    挨个儿看过去,星主道:“那你们可真够无聊。”

    “岂敢岂敢。我们只是恰巧路过,又刚好瞧见。”

    青年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青年还是带着那般温和亲热。

    星主上下打量他一番,突然很想上去给他一拳:“闲话少说,可是要与我动手?”

    他连忙摆手,开口道:“还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与您动手的打算。您的力量还请用在关键的地方。”

    这个回答倒是让星主一愣,他左右看了看,指着四周那些人道:“那你带这么多人,出来购物的?”

    “呵呵,这次我们出来有很多事需要做,并不光是购置物品。现在么,我想和您合作。”

    他不慌不忙继续说道:“您看,我们要做的是同一件事——找到天灵大人。可是我们目的不同。”

    他将身子转向那建筑群,虽带着面具,却也能看清其中的一切:“您是为了天灵大人这个人,而我们只是需要天灵大人的一件东西。我觉得我们不妨合作试试。各取所需的同时,又不用大动干戈。您觉得如何。”

    星主先是沉默了一阵,随即轻笑着说道:“可是那件东西,也是我需要的。”

    “我不觉得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东西。您想要的,是天罗剑,对吧?”

    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星主皱起了眉:“那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们需要天灵大人从前的肉身。”

    星主身体一震,看向那青年的眼神凌厉起来,带了几分寒冷肃杀。自他身上散发出可怕的威压与骇人的力量波动,无形的压力激荡开来,让青年身后几人忍不住倒退三步。

    “当然,我们并没有强抢的打算,还是需要天灵大人自愿才好。您觉得呢?”

    他慢慢转过头来,丝毫不为所动。

    谁也不知道那面具下究竟隐藏了怎样一张面孔。

    也不知他这看似柔弱的身体中,潜藏了多强大的力量,让他在面对这位目前天地最强者——星主时能有这般的魄力。

    “还是说,您是这般打算的?”

    甚至还有胆子出言调侃。

    两人对峙许久,最远处甚至有几人已不自觉握紧了拳。

    弥漫整个地下深渊的威压在不知不觉中退却,在场众人却依旧神情紧张。

    那青年根本不在意此刻星主极其难看的脸色,继续平静道:“您是在担心当年之事重演?那您大可放心,这次我们已做好了完全准备。”

    星主却突然长舒了一口气,径直走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威胁之意:“你们想做的,和我想做的并不冲突,咱们属于井水不犯河水。”

    “她所做的事,我与天神虽不支持,却也不会阻止。”

    她,指的是那青年的主人。

    “只要她不过火,我甚至还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那青年闻言稍有诧异,星主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道:“您是怕了?”

    “怕?我怎么会怕。”

    星主忍不住笑出声来,从出生开始,就还没怕过什么东西:“我是觉得烦。”

    他挪动一下身子,语气开始有些冲,像是在生某人的气:“已经这么久了,我都快想不起师父长什么样了。她怎么还不肯罢休,这么执着一个已故之人,值得吗?”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