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地一卷 > 第十章 给你取个外号叫慕小龟

第十章 给你取个外号叫慕小龟

目录

    慕子煜还隐约记得,昨夜的自己是在天灵哼唱的小调中睡去,被她轻轻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日醒转过来的时候,身边却已不见了天灵小姐的身影。

    只有那枚被修好的同心结,静静躺在一旁。

    放在手中细细摩挲,感受着其中的温度,从天灵发丝中传来的气息让人觉得心安。

    从今日起,慕子煜需要独自度过一段时间。

    天灵闭关炼丹,顺道为慕子煜晋入破法境做准备。

    没有人为自己准备早餐,慕子煜只得用灵气应付应付。

    认真洗漱完毕,踱步庭院,享受睡眠充足后的慵懒时光,一边走,一边规划着未来的修炼日程。

    天灵给他的要求很简单,在不使用灵气的情况下,要在她出关之前将自身的速度提升至《浮光掠影》的第一层。

    逐光。

    这个身法武技一共只有三层,算是低等武技。

    逐光,掠影,无形。

    也许是过惯了使用灵气的生活,一开始,慕子煜还有些不习惯快速移动后产生的负荷。

    第一天他都在认真努力的适应,天灵为他准备的小道具——一只栩栩如生的纸鹤,还没用上。

    一直到了第三天,终于习惯了短时间内爆发肉体力量所带来的迟钝感,他放出了那只纸鹤。

    只有巴掌大小的纸鹤一脱离了控制,便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远处,顺带叼走了慕子煜的同心结。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得给你取个小名叫慕小龟。”

    远远传来天灵的嘲笑:“慕小龟,快来追我呀。”

    从小鱼到小龟,原来天灵小姐这么喜欢小动物么。

    朝着那纸鹤消失的方向追去,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在他考虑是否要停下来休息休息的时候,终于在一株榆树上看见了那只纸鹤。

    只可惜两者相距还是太远,足有千米,就算此刻再爆发一次,慕子煜自问也没把握抓住它。

    就在慕子煜喘气的当口,那纸鹤却晃晃悠悠的飞到了自己面前。

    很人形化的抚了抚胸,点头致意,然后,它就在慕子煜疑惑的目光中表演了一段滑稽的舞蹈。

    看得慕子煜左眼皮一直跳。

    “慕小龟,慕小龟,爬爬爬,追不上,略略略。”

    当时慕子煜就把黯华掏出来了,谁想那纸鹤的速度却是更快,在慕子煜掏出黯华的前一秒,落在他头顶,继续蹦跶着。

    继续传来天灵的嘲笑:“慕小龟,大傻蛋,追不上追不上,嘻嘻嘻。”

    为什么会有人是嘻嘻嘻的笑啊

    在全方位无死角的表演了一段舞蹈后,那纸鹤便如一道流星过天,再度遁去。

    脚下生风,跳跃往来间,风继续在耳边呼啸,不知为何,慕子煜隐约觉得其中夹杂了天灵的嘲笑:“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这次,慕子煜是在一处三层小楼的楼顶看见了那纸鹤。

    两人相距大概五百米,如果此刻还有力气,慕子煜有信心一举拿下。

    它晃晃悠悠,夸张得挪动着,两只腿一前一后,模仿着慕子煜刚刚落地时的动作,以龟爬的速度来到了自己面前。

    传来了天灵喘着气儿的声音:“实在是太快了!”

    虽然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慕子煜却还是没办法无视那带有嘲讽意味的舞蹈。

    它用极快的速度将慕子煜的头发系成了一个蝴蝶结,大笑三声再度远处。

    慕子煜就顶着这奇奇怪怪的头发跟着那纸鹤追了一天一夜,可惜,除了每次都被它放肆嘲弄一般外,连边儿都没挨着。

    “快醒醒,快醒醒慕小龟。”

    耳边一直有个叽叽喳喳的声音,慕子煜很快从沉睡中苏醒。

    刚一见着那喋喋不休的纸鹤,它就像一阵旋风,将自己从床上扯到了地上。

    “咯咯咯,四脚朝天慕小龟,略略略。”

    慕子煜只觉得脸上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爬起来朝镜子一看,原来自己脸上真被画上了一只乌龟。

    还那么逼真,配合自己扭曲的五官,真有像是在爬动一般。

    用的还是天灵小姐的胭脂,红扑扑的。

    不行,一定要冷静,不能着了它的道。

    慕子煜努力喘了很久的气,终于将快要溢出的羞恼压下,坐在一旁,直接无视了它更加滑稽的动作。

    将灵气慢慢吸收,通过功法净化多余的杂质,如此反复,一直待到出现胀痛感,将灵气运转全身,让血肉经脉缓缓将其吸收殆尽。

    周而复始,直到血肉经脉无法吸收更多的灵气,慕子煜才睁开双眼。

    镜子中,自己的脸上出现了第二只乌龟,头发也被系成了只花蝴蝶。

    很冷静的梳理好自己的头发,擦去脸上的胭脂,调整呼吸,慕子煜开始在庭院中散步。

    简单的消耗着灵气,磨合着自己的肉体与灵气的契合度。

    习惯灵气带来的力量,肉体强化之后带来的速度,一点点的进步。

    很慢,但总能看见成果。

    除了耳边一直有只纸鹤不停嘲讽外,今天也是很美好的一天嘛。

    “哇,冬天了!冬天了!慕小龟为什么还不冬眠。”

    生火,做饭,一直无视它的存在。

    “哇,烧焦了,烧焦了!啊~~!着火了,着火了!灶塌了!灶塌了!”

    “慕小龟,大笨蛋,大傻蛋,大鸭蛋,爬爬爬。”

    瞥着站在自己肩头也不肯停的纸鹤,慕子煜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我说你啊,别逼我说难听的话哦。”

    “说不过,说不过。咯咯咯。”

    你说这东西的笑,怎么就这么招人疼呢。

    速度一直都比它慢上一拍,慕子煜的黯华刚一出鞘,它已拖长了声音,飞向远处的黑暗。

    而且好像是算准一样,每次都是在慕子煜无力追赶的时候,它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也就是说,它逃离的距离,是固定了的吗?

    真是让人讨厌啊。

    刚开始的几天见不到成效,慕子煜一直被它戏弄着,头发不是被系成蝴蝶,就是被编成鸟窝,它就往上面一躺,叼着自己的同心结,叽叽歪歪说个没完。

    每天准时会在耳边叫,脸上不是乌龟,就是圈圈叉叉。

    看不出来,原来自家老婆这么调皮。

    一直过了半个月,慕子煜脸皮厚到已经可以无视它的任何行为,就算它的舞蹈越来越滑稽,慕子煜也能轻松大笑出声。

    就算自己头发乱成鸡窝,脸上被涂成花脸,慕子煜也能不去在意,只追着它不肯停歇。

    每日需要炼化的灵气越来越多,需要用来吸收的时间越来越长,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进步。

    瞬间爆发力量再也不会带来短暂的迟钝,快速奔跑移动也不会让呼吸紊乱。

    头脑始终保持着清醒。

    随着慕子煜速度的提升,那只纸鹤的速度也在增加,每日两人的距离也在慢慢拉长。

    有时候慕子煜需要连续追击一个小时,它才肯停下给慕子煜喘息的时间。

    长距离的移动需要的是耐力,短距离的爆发需要的是力量。

    只是不知,如果这时再使用上《浮光掠影》的话,自己的速度能达到什么样呢。

    修炼是件很枯燥,很无聊的事。

    同样的事要重复上千次,上万次,今日做了明日也得做。

    只有沉下心,细细品味,仔细感受每一次带来的体验,才能在这磨人的重复中找到不同。

    只是这样一天天,一次次的重复,闭上眼睛,画面就能在眼前出现,睁开眼睛,它就能在自己心中烙上印记。

    追逐着光芒前进,一寸,一尺,一步步缩短着距离。

    慕子煜不再去看什么时间,累了就睡,睡醒了继续追。

    当然,每日的修炼不会落下,结束一天之前,他会将全身的灵气用来习练《浮光掠影》。

    在用尽全力的状态下,慕子煜极限速度能够在一秒钟之内横跨三千米的距离。

    这只是第一层,逐光的效果。

    然而慕子煜也知道,短暂的直线距离算不得真正的快,他还记得当时天灵一掌袭来后,那一剑点到自己头上时的速度,就算是给自己能够看清的机会,估计也没有行动的时间。

    到底过去了多久,慕子煜自己也说不清了,只是每天都能在那纸鹤身上听见天灵的声音和自己吵吵闹闹,倒也不会觉得寂寞枯燥。

    啊,如果它不叫自己慕小龟的话,就更好了。

    已听不到风的呼啸,周围的一切都已模糊不清,只有自己的心跳传入耳中,只有那纸鹤扑打双翼的动作传入眼中。

    两者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一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慕子煜仍觉得体力充沛。

    突然,它加快了速度,已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再短短眨眼间消失了身影。

    慕子煜则是早有准备,追寻着那同心结的气息,猛然发力,再两秒钟之后,见到了那只停留在自己屋顶的纸鹤。

    绕着整个地下建筑群追逐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

    落在距离它二十米处,这次的它不再靠近,也不再表演滑稽舞蹈,只有天灵的声音传来:“很好很好,那么,还能更快一点吗?”

    身边好似起了一阵旋风,慕子煜都没怎么有感觉,上衣已经被扒光了。

    身上大大小小出现了十几只用墨画上去的小乌龟。

    或爬或站,形态各异,但却都用那活灵活现的绿豆眼看着慕子煜。

    又是一道流星划过,那纸鹤已不见了踪影。

    【作者题外话】:这两天因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